注册 忘记密码

★提示:地藏七不以任何形式募集资金物资,不发布随喜消息!不参与不宣传任何商业活动!请注意甄别此类信息! ★提示:凡是QQ要求汇款的统统是骗子,大家坚决抵制,互相转告,警惕起来。凡是汇款大家一定要打电话确认! ★提示:为防止诈骗,地藏七同修要警惕任何人以任何名义提出借款要求!任何借款要求坚决拒绝! ★提示:严禁一切集资,借款,无论任何借口,坚决制止。地藏七同修对于一切涉及金钱的要求,坚决说:不!

(特精)再次行脚对佛所教的一些体会

广州行脚七第2期(2014年5月1日-7日)

在第一次行脚七圆满完成后,通过大家对这次行脚的欢乐、痛苦、感受、受益的分享,大家对行脚的热情高涨,于51日到7日,组织了第二次行脚,非常荣幸这次能再有机会进行第二次行脚,并且担负了探索新的行脚路线的任务,再次感恩诸佛菩萨加持,感恩龙天护法护持,感恩广州道场。

本次行脚路线与上次略有不同,出道场后沿G106Y126(龙兴西路),龙兴中路,陈太路,瑚琏直街,大岭顶路,大源北路,到S116,向东从S378,上到G324,然沿G324一路走去过长宁的罗浮仙境牌坊到华首寺,回程同样从近道直接下山到福田镇沿原路回到道场。与第一次原定路线区别是不再走G105路段,而从龙兴中路从村庄中小路通过,这小路安静多了,过S116后,不再向南过天鹿北天鹿南直接下G324,而是一直向东,经省道到镇龙镇附近再上324国道,这段省道同样车流量比原路线要少,另外路边树木都比较高大,林荫较多,更适合步行。

此次行脚最大的感受是快乐,虽然归途被暴雨冲洗了好多次,但整个行脚队伍,大部分人都快乐地前行,法喜充满,这让我想起苏轼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该词所写境与意与我们甚为类似: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雨打树叶,听上去声响很大,让人不敢进入雨中,但若不去管这些,按原来的节奏在雨中途行,却可以体验到一种快乐,坚持的快乐,承担苦行的快乐。我们没有竹鞋但穿的鞋子是湿了走到干,再淋湿再走到干,如此反复。雨过天晴,斜阳微照,感觉像进入了新天地,整个人也都变得如新生一般。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是我们学佛之人追求的佛性,不生不灭不垢不净的境界。接下来写一写行脚过程中对佛经中一些教诲的感受和体会:

人身难得

在经过的路上,总是能见到各种虫子的死尸,不同路段种类不同,常见的有蜗牛、蚯蚓、青蛙、蛇、老鼠、千足虫等等,数量太多了,这些众生,在佛性上与人没有差别,他们不知造了什么恶,生成这些,横死路上,更有无数在路边濒死挣扎,随时都会死去。数量上来说,这些看得到的生命,数目远比人类要多,单从数目上看,投生做人已经很难。再看生活状态,社会到今天,人的生活问题基本都得到解决,虽然依然要奔忙,但不至于为一食而死,可是那些横死路中做跳跃状的青蛙呢?他们可以只是为了一口吃的,跳起来去追捕时被车辆碾压而死;那些蚯蚓,为了贪一口露水,不小心爬到马路上,太阳一出来烤焦而死;缓慢的蜗牛为了一片草叶,被踩的支离破碎。和它们比起来,做人真是太幸福,太值得好好珍惜了。《地藏经》说“闻健自修,分分己获,无常大鬼,不期而至”,真的不能再浪费时间了,要赶快趁着自己还能修行的时候,抓紧分分秒秒。

一切唯心造

“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心外相者,如梦所见种种境界,唯心想作,无实外事。一切境界悉亦如是”,心外相指所见的一切如日月、山河、树木,经中明确告诉我们,即使这些每天被我们认为真实的无法改变的东西,也是由心所生,由心所造。这次行脚中有两件事印证了这一点。

第一件是在从道场去罗浮山的路上,大概是走到增城路段,有两个师兄走的有些脚疼,走路时略有些拐,我就想,能帮他们找个好用的拐杖就好了,然后就想到地藏菩萨,想到他手中的杖,就想着,菩萨的锡杖真漂亮,然后想着,我要找根这样长长的杖拿着走路,之后这事也就过去了。到了罗浮山,第一次行脚时认识的一个出家师父带我们爬山,路上他提到要送我们一把砍刀,方便我们路上用,当时心里想出家师父受十方供养,我们大概不应该从他这里拿东西用,就说我们回去后准备一下。没想到师父非常有心,他下午三点要出去办事,在快三点的时候,突然找到我们,送来了一把砍刀,让我们用,盛情难却只好收下。到了晚上九点多,他外出做法事回来后,又叫我们过去,说找到了一个好用的刀柄,然后他就很用心地把那根木棍削好,装上砍刀,再把木柄用打磨机打磨光滑,每一个细节都非常细致,最后在外边擦了橄榄油,使整个木柄光滑顺手。当最后完成的时候,那个装了长柄的砍刀,长长的,拿在手里,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不就是我路上所想的像地藏菩萨那么长的杖么!真的是心有所想事有所成,感恩菩萨加持。

第二件事发生在下山过程中,并且持续时间较长,与第一次行脚相比,这次行脚速度很快,每天赶路里程数都很多,去罗浮山才用了两天半,大家一路上都很开心,天气没有像预报的那样下大雨让大家受淋,到山上后,又有出家师父带我们爬山,并介绍了很多知识,大家都觉得这次行脚“太幸福了”,然后就觉得,这根本不是受苦,并有人坚定地说“我们来得这么顺利,在山上又这么殊胜,回去的路上一定会有苦头吃”。我们第五天早上开始下山,天气清朗,凉风习习,路上大家就说“太不敢相信了,回程的路上也这么幸福,这不可能”,一切唯心造,既然大家认为不可能这么幸福,那当然会来些考验啦。第五天下午开始下暴雨,所有人从头到脚被淋的没一处干地方,幸好大家心态都很好,雨中行走依然很快乐,就像苏轼一样“何妨吟啸且徐行”。到天晚雨一直没停过,晚饭时我突然有一个很坚定的想法:觉得明天雨会停,就告诉了大家,虽然这时的预报天气说明天会有雨。到了第六天早上,果然雨停了,大家穿着潮湿的衣服继续赶路,整个第六天,虽然下了几阵小雨,但都很小,基本不影响赶路,这也和预报天气所说的中雨强度也相差甚远。因为一切唯心造,包括天气状况,只是我们都是凡夫,太多的杂念,做不到心转境,才会“为善为恶,逐境而生”,随波逐流,大概这也是需要精进修行的原因吧。

发菩提心

通过两次行脚的对比,与对部分同修的观察,明显地看到,行脚中心量越大,受罪越小。我自己来说,第一次行脚是发心为自己消业的,第二次行脚是发心帮助道场走出一条更适合的路线,让以后行脚的师兄心里有底。除了这一点之外,两次行脚在其它方面基本一样,但所受的痛苦是天壤之别,第一次为自己,走的脚疼钻心;第二次发心为大家,出发时第一次的脚疼本来还没完全恢复,但竟然越走越轻松!佛菩萨的加持真是不可思议。除了我之外,第一次行脚时护持我们的小白龙,在第一次行脚时,没有报上名,但接下来跟上一路护持行脚队伍,他在第一次里发心为大家服务,几乎是走完全程后,完全没有疼痛;在第二次行脚中,他的发心是为自己消业,结果在回来的路上走的脚上又是泡,又是筋骨疼!从我们两个两次不同的体验可以看到,发心不同所造成的巨大区别。

另外在两次行脚中,都有走完全程完全不疼的人,第一次的一个女孩子,是发心为父母和公婆消罪,她从头到尾没有疼痛;第二次是全程中心无所想、无所挂碍的女孩子,同样越走越轻松,从头到尾都没有疼痛和不适。第二次行脚中一路背了许多重物的一个师兄,也是越走越精神,没有疼痛,原来他的发心是,大家背不动的就自己来背,抱着这样的心量,诸佛菩萨一定会加持,让他越来越强健。

从这些可以看到,心量越大,受苦越小;另两点是吃素时间越久拜忏越多,疼痛越小,我们认为,真正的痛苦,不是源于走路,而是源于消业。从这里也可以看到,我们地藏七六部曲是非常有效的消业和修行方式。再次感恩诸佛菩萨的加持,让我们重罪轻报,受小小疼痛消无数业障。

不执苦,不执乐

行脚是一个苦行的过程,但于苦修这件事上,依然要向佛学习,不执于苦不执于乐:佛在苦行林中修了六年的苦行,身体枯瘦得已如干柴,尚未见到悟道成佛的消息,始知依照一般苦行外道那样地盲修苦行,毕竟无益于精神的向上,于是佛陀放弃了苦行,他离开苦行林,走到尼连禅河的清流之中,洗净了六年来的身垢,但他的身体实在太瘦弱了,所以接受了一位村姑供养的乳粥,恢复了他的元气,然后便到附近一棵叫做毕钵罗的大树之下,用草敷成一个座位,面向东方,双腿结成跏趺,平稳地坐了下来,并且发出大誓愿说:“我今若不证无上大菩提,宁可碎此身,终不起此座。”后面的故事,是大家都知道的,经七七四十九日,于十二月八日之夜,达到了冥想的最高境域,开了智慧,真正地认识了宇宙的真理,明白了解脱众生轮回之苦的方法。那棵毕钵罗树,后来称它为菩提树或佛树。(摘自圣严法师《佛学入门》)

《洗髓经》上说“假借可修真,四大须保固”,此身虽为四大假合,在修成正觉之前,我们还要借此假身以修行,所以,在我们修行的过程中,要吃苦,但不能执苦,要以正确的方法去行去证,比如走路,我们不能故意把脚扭伤去承受痛苦,那就不叫苦行了,常随佛学,方方面面。

 感恩诸佛菩萨,感恩龙天护法,阿弥陀佛。

广州  福隆 (男 32岁)

 

You have no rights to post comments

4444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