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忘记密码

★提示:地藏七不以任何形式募集资金物资,不发布随喜消息!不参与不宣传任何商业活动!请注意甄别此类信息! ★提示:凡是QQ要求汇款的统统是骗子,大家坚决抵制,互相转告,警惕起来。凡是汇款大家一定要打电话确认! ★提示:为防止诈骗,地藏七同修要警惕任何人以任何名义提出借款要求!任何借款要求坚决拒绝! ★提示:严禁一切集资,借款,无论任何借口,坚决制止。地藏七同修对于一切涉及金钱的要求,坚决说:不!

(特精)我们是一支钢铁队伍——记广州首期行脚罗浮山

广州行脚七第1期(2014年4月15日-22日)

行脚罗浮山,回来已经十来天了。一直都处在休整状态。刚回来时大概有五六个晚上梦中一直还在行脚。行脚七的后劲好大。现在有个感觉,我们好像被扔进熊熊大火中砺炼过了,心力很强。以前曾在大同连打两期特精七,当时是拜15分钟的,36小时突破时也曾经有这种非常痛苦的感觉,但这个突破持续的时间远远比不上行脚。行脚是8天在持续突破。

GZXJQDYQ1

罗浮山属道教中的十大洞天之一。位于广州增城区与惠州交界处,距广州约100公里,来回200公里左右。考虑到行脚已非常辛苦,不能再在装备上增加负担了,所以道场统一购买了10套优质的户外装备,包括进口的专业双肩包,新型自动充气气垫,轻质睡袋、毛毯、帐篷等等,都已准备齐全。机缘成熟,于4月15日开始了第一期行脚七。这期以义工居多

值得一提的是,第一期居然有一位三十来岁的“兵哥”报名参加了,他叫福隆师兄,当过兵,退役前是排长,清明期间刚参加广州道场的占察七,知道这消息,就报名了。他刚报到的那天,我们很好奇,问他:“你有行脚吗?”他说“没有,但我们经常有行军。”啊哈,太了,这不简直是佛菩萨派来的吗?后来,他果真成为了我们的队长,在控制行脚速度、找宿营点、着鞋建议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如果他没在,我们这群从未行过脚的家伙就会傻乎乎准备出发了,甚至不知道宿营点应该找个隐蔽些、进去时要分批、不张扬等等。他在行脚过程中就已发心带第二期行脚七,发心为道场绘制行脚路线图、露营点图,以方便日后师兄们凭着这些完整的资料就能自己出发

我们刚上途时还一直对终点位置摇摆不定。因为冲虚古观很出名,又是传说中通往天上的具体地点,但是位置是在山一面的山脚下。而华首古寺与冲虚古观不相通,又在半山上,有绿道,环境清幽,适合行脚。后来在第2天还是第3天,义工显德师兄做梦,梦中很清晰,有人在华首古寺与黄龙观牌坊交界处等我们。我们得以决定终点在华首古寺。

从这事中,我更明白,在为佛菩萨做事时,凡人的思虑确实不需太多,佛菩萨像父母一样,什么都安排好了,我们只要做功课接通佛力,自自然然地开展工作就好,不要焦灼,不要担心,担心也没用。

第一次是4月15日,经验不足,收拾东西拖到上午10点左右才出发。上午时走得很快,下午时大家就开始感到脚痛了。这种痛从未试过,它是一种持续烧灼的痛,很难忍受,每一步都是痛苦。有时偶然在人行道上停下来等待绿灯时,感觉到血全部往脚下涌,血管胀痛得很,只能原地踏步才能舒缓一些。一坐下休息时,第一件事就是揉脚。途中只能靠一句接一句的佛号,支撑着走下去。

我们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点,途中不敢随意抬头看风景,因为只要你眼睛稍为看到一些东西,稍为有一个妄念,痛苦立即袭来,立刻就觉得自己不行了,只能低头看路前进,持续不断地念佛。就我而言,越痛苦时念佛频率越快,甚至一步可达3句佛号,这样才能坚持下去。大家知道,阿弥陀佛是光中极尊、佛中之王,念佛的力量极其强,而我们在被迫持续念佛,那就可以做到“净念相继,都摄六根”,而且是8天连续如此,这在以前是根本做不到的事情。妙祥法师在对行脚开示中说过,“因为我们知道,生死轮回,主要就是六根在起作用;如果六根断了,生死根也就断了。轮回就是六根在起作用,所以我们就在六根门头下功夫!”

因为大家都低头念佛,有时偶然人行道中间会有电线杆、短柱之类的,前面的师兄一不小心撞上去,后面的师兄全一下连环相撞到前面师兄的大背包上,哭笑不得。还有,我以前很喜欢狗,见到会逗一下它们,现在有时偶然有狗在路旁好奇地看着我们,我也没力气去和它们打招呼了。

天晚上睡觉时,左耳无端端流了好多黄水出来,流了好多。因为没洗脸洗头,头部没接触水,所以很高兴,明白这是在消业障。我大概10年前左耳曾患过中耳炎,还曾去医院诊治过。修行4年了,参加各种强度的突破也不少,但耳朵这样流水还是第一次,没想到这个业障是在行脚七解决

徐李凤师兄已结婚,但还未生孩子。第她梦到,快生儿子了,12:30刚送进医院,孩子立即就出来了,没几天后就会说话了。第2天她又梦到一个很吉祥的梦。

义工显德师兄昨天说起,他发觉他的风湿在行脚后好了。行脚前,只要是下雨绵延天气,他膝盖就会酸痛,以致晚上都很难入睡。这两天下雨,没再发作了。

在最危难的时候,看得出一个人的心量大小。显德师兄以往功课量不多,突破时老趴地上睡觉,还能发出呼噜声。出发前我还在嘀咕他能否坚持下去。他后来分享,前两天确实痛苦得无法形容,脚起了很多泡,第天自己偷偷哭了很多次,但他的背包总是装得高高的、鼓鼓的,总共3只帐篷,他就发心背了2个,有时还帮其他脚筋痛的师兄分担睡袋等。但到了第3天,奇迹出现了,他很轻松地跑前跑后拍照等等,这种轻松一直保持到行脚结束,再没看到他脸上痛苦的表情。无私的人就是容易接通佛力啊,因为他们与佛菩萨的频率相通!我想起以前的一个学习资源讲解:“你自私自利,障碍就一层一层地竖起来了;你无私,障碍就一层一层地倒下了。”一个人无私,有缘众生也会被感动,他们也不想再找他的麻烦了。

善增师兄是道场长期义工,24岁。她说她出发前求加持,发誓就是死也要爬回来。路上脚钻心疼时,心中默默忏悔对众生曾经的伤害。她在第3天左右,就和我说,“以前我在火车上看你吃泡面时,把肉末从调料中一点点挑出来,还觉得你是不是有点夸张了。但现在我觉得这样做是必须的,一点点戒都不能犯,否则会遭受恶果的。”一个人受了大苦才会知道,以前会因为疏忽而随意犯的细微的戒,一点都不能犯,因为受苦受怕了,不想以后再承受这样的痛苦。

唐阿姨五十多岁了,她以前有风湿病,症状是腿很痛,起来时要扶床走。这次行脚过程中,念着佛号时,风湿一直不发作,但只要妄念一起,膝盖就如针钻一般疼。她说佛号不能断,否则这行脚根本无法完成。

因为她年纪大,我们一开始会怀疑她会否坚持不下去。恰恰相反,她坚持得很好。因为脚右大左小,她右边的脚趾给磨得鲜血直流,脚指甲与肉都快要分开了,袜子的前头染满血脓,但她在途中没有因为痛而发出过任何怨言,一直很平静,还很照顾师兄们。只要谁有什么问题,她总在身边陪伴安慰。她在我们抵达罗浮仙境牌坊的第二天早餐时开始一路哽咽起来,因为她看到自己指甲与肉分离,用她们家乡的寓意,这是骨肉分离,因为自己年轻时使老公与家婆分离了,现在自己受到报应了,她发自内心地忏悔。感觉唐师兄的修为很好。想起她,我就感觉到佛菩萨无处不在。

知遥师兄来自泉州。她说她想打这个七很久了,终于等到这个机会。她以前打过一个百万佛号闭关七,10天,一天10万声,尽管功课多,但念佛过程中妄念不少。这个行脚七就不同了,一有妄念,就走不动了。行脚中曾经试过完全没力气,整个人像掏空一样,没其它任何力量了,这时完全是靠念阿弥陀佛支撑下来。佛号不断,受益很大。脚底很疼痛,但心很清凉。很摄心,不昏沉。她说,她深刻体会到了:离开了佛菩萨,我们什么都不是!

常祥师兄是业障翻得最厉害的,也是毅力非常顽强的一位年轻义工。他先后小腿肚抽筋、筋痛、骨头痛,腿酸到不受控制地想摔倒,简直就支撑不下去了。第3天求佛菩萨加持后,像鸭子一样直直地拖着两条腿走,才基本可以走得了。归途时右脚也没办法拖了,疼痛是从脚底穿到心。他想到,如果这点苦都受不了怎么去度众生,地狱里这么苦,所以当时有一段荒凉路曾与两位师兄一起大声念地藏大愿,当时痛苦完全消失,走得像飞一样,很神奇。

队伍第2天中午开始,在广汕公路一条易疏忽的大岔道走错了,走进了非常相似的永和大道,走多了约六七公里后才发觉错了,但当时以为与原先的线路不会差很多,所以坚持一直走了下去。谁知道,后来途中经过了很多旧路,有些地方渺无人烟,靠手机导航,足足走了2天的路才走回到广汕公路。后来说起,大家觉得应该是佛菩萨安排我们去走这些地方,去度化这些荒凉地方的众生。

福隆师兄说过,最痛苦会是第3天,第4天身体会开始适应,还真是的。第3天上午,记忆中最痛苦的一天,每一步脚底都像针刺,很想呕吐。这天烈日炎炎,前路荒凉漫漫。我自忖这么坚强的人,这个上午,在高高的背包掩护下,我也很想嚎啕大哭,但还是压抑着自己,偷偷哭了几次。年轻的善增师兄终于放声大哭,哭归哭,还得一边大步行走。她的哭声弄得大家眼眶湿湿的。后来中午休息时她呕吐了,但没吐出什么东西。她以前只要诵经就会吐,后来参加36小时拜忏突破后就不再吐了,这次应该是深层业障又翻出来了。后来有师兄说可能因为那边没什么人烟,众生会多些。

4天大家咬牙坚持走夜路于8点多到达了长宁镇的“罗浮仙境”牌坊,扎营在山脚下。罗浮山果然是一个特殊的地方,晚上我在帐篷外坐了好一会,没有什么蚊子,空气清新,凉风习习,舒服得很。要知道,在第一晚住宿的山,满手臂都是山蚊给咬红疙瘩,让你无处躲藏,恨不得立即跳进帐篷里。之前的宿营地都是好多蚊子,我们进出帐篷必须很迅速,即便这样,总是有几驾“战斗机”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了帐篷,不停地在你耳边发出很响的嗡嗡声。没办法,只能希望他们早点吃饱就休息,好让我们也睡个好觉。

第二天,在罗浮山脚下,大家吃了早餐,就上山了。早晨的空气异常清冽凉爽,浑身每个毛孔都舒惬得张开了,真有苦尽甘来的感觉。上了华首古寺,我们联系寺院供应斋饭。寺院当天正在举办水陆法会,人很多,寺院就单独安排我们在一棵大树下一张围桌。可能因为法会原因,饭菜很丰盛,大家美美地吃了一顿。唐阿姨的女儿在群里看到照片,发了个信息过来:“终于可以看到你们好好地坐下来吃一顿饭了!”

可能因为衣服统一,比较引人注目,一位师父过来主动问候我们,还叫我们去看后山上的瀑布和观音洞。我们后来启程前,他又刚好从大雄宝殿披着红袈裟走过来,聊了几句,留了手机号给我们,叫我们下次去的时候可以打他电话,一问,叫常勇法师。还有另外一位师父,好像地位也挺高的,他看到我们趴在桌上休息,就叫随从的居士安排一个房舍给我们休息。我们因为要立刻走了,连连推掉,师父说“即使睡一个小时也好。”我们坚持推掉后,师父走进旁边的客堂,安排一位居士拿了两大盒香港产的“和光油”给我们。我本来比较排斥药物,对这些味重的东西不感兴趣,但想到是师父给的,就想,说不定是佛菩萨派人给的,就拿一小瓶来擦了一下伤痛累累的脚,然后就爬观音洞。到了上面时,感觉这脚热热辣辣的,血液流畅多了,舒服多了。感觉华首寺和我们的缘分还是挺不错的。

下山后的第一晚,宿营地在一个山凹里,从广汕路走进这小山时,好黑好黑,好累好累,觉得这住宿地太深入了。18岁的小清凉师兄,终于忍不住了。他在走向小山时一路在说,“我要爆炸了,我要爆炸了!”安顿好后,我想起以前看过大同行脚七日记,曾经有几位师兄晚上睡觉时下暴雨,雨水流进帐篷里,师兄们衣服、睡袋全湿的情景,我就和他开玩笑说,“清凉,如果现在下暴雨,恐怕你爆炸的碎片会飞到火星上去。”

这次行脚过程中及后来有三位师兄先后分享过他们路途中看到一些非同一般的景象,包括看到龙天护法一直与魔众厮杀、受伤、垂护,及路途中地藏王菩萨一直跟随给予加持;我们路上不断念佛,一路上很多众生跟着念佛,或合掌念,或流泪念。念一会就消失了,再来新的一批;有些众生等了几世才等到这佛法,很苦很苦,等等。我对佛菩萨的存在起了很直观的信心,做事也感觉有了靠山,少了些孤苦伶仃的感觉。这两三年一直呆在道场,看过各种不平常的事情,但对于佛菩萨的存在,在我的心里总觉得还是有所怀疑。但现在感觉很真实,佛菩萨就在我们身边。

回想起,曾经经过一村庄时,有沿途卖菜的摊贩。正低头念佛,突然脚踩到地上一大摊的鱼鳞在一片混着水的血迹上面,心里一阵悲凉。这一片一片的鱼鳞,鱼被刮时该有多痛啊!只有自己苦,才能深切地体会到众生的苦。

路上,又想起爷爷去世时,爸爸伏在他的棺材大哭,“爸爸!你以前以脚做船,挑粮食去广西卖,又换那里的盐翻山越岭挑回来,这样养活我们……”当时年纪还小,依稀听到这些。平时是没见过爸爸哭的。我们家在广东连南,邻近广西省。爷爷走后8年光景,我们去起坟,他的膝盖腿骨是金黄色的。现在回想,爷爷奶奶都走得很好,没给后辈什么拖累。像爷爷,本身好端端的,好像有点感冒什么的卧床了,伯伯本来陪着他,就在他走开一下子,爷爷就去世了,隔壁邻居听到他喊了很大声的“啊!”。路上突然想起这些,不禁泪流满面。

在路途上,有时在闹市里会不经意看到有女人穿着优雅的高跟鞋、漂亮的裙子、丝袜,擦肩而过时,怎么感觉到这一切离我们那么的遥远,好遥远。

沿途中,我一路上捡了很多的蚯蚓,他们不小心离开了他们生活的泥土,迷茫地爬到马路边上了,浑身沾满了泥沙,在扭动挣扎。因为背上大包的缘故,每弯腰一次都不容易,而且大家脚步都很大,把它们放回草地上时,得辛苦地快步跑去跟上,即便这样,我只要看到,都捡起来,过了头也倒回去捡,因为那是一条生命、一个灵魂在挣扎,如果放任它们活活死掉,自己心里不能承受。沿途不断地看到青蛙、老鼠、蛇、蚯蚓的尸体,绝大多数已经被碾压成贴在地上的薄薄的一层皮,但形状还很清晰。心里悲凉,生命无常,但因为队伍整体缘故,也只能匆匆跨过,心里简单为它们念三皈依,然后立即转回佛号。

妙祥法师说:“我们生活在娑婆世界,是很痛苦的。而烦恼不断地增加,就是因为有我。我们的我执和法执特别坚固,我们必须通过行脚才能把它破除,必须借助这个力量。现在为什么修行人多,开悟人少,就因为他没有做这种功夫,很难迅速地开悟与成就。所以说,行脚是我们出家人必须修行的一个过程,行脚也是行菩萨道。你想成菩萨,想成佛,必须得经过这一关。”

“不管什么条件,我们都要努力往前走,不能回头,不能放松,这就是我们的人生。只能往前走,不能后退,要有勇往直前、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决心。”
    “所以说要有决心,不管多困难,我都能坚持到底,就是爬,我也能爬去,我也能爬回来,得有这决心。不管下雹子、下雨、寒冷,甚至有可能出现其他的事情,我都能挺得住,绝不会为它所动摇,这是第一个应有的心理准备。

我们10人走完最后7.9公里时,一回到道场,大家把背包一放,就冲进大佛堂,齐刷刷地跪在佛菩萨面前,全体失声痛哭,一来因为途中的苦,二来感恩佛菩萨的加持,让我们完成这艰难的旅程!在这过程中,感觉一直处在极限中,感觉自己神智几乎都有点错乱了。行脚七太苦了,以后参加行脚七回道场的师兄,我们都要热情地迎接他们,给他们一个宽厚的胸怀去拥抱!让他们的眼泪尽情地流淌要准备好吃的水果和火锅,来弥补他们7天的困乏!

晚上洗热水澡时,看着浑身污垢顺水流下,觉得做人太幸福了。此刻突然才明白佛陀所说的,人身难得啊!佛陀有个比喻,得人身者,少如爪中泥,如盲龟如浮木。以前这词听多了,但从未真正地体会过。过了8天动物般的野外流浪生活,现在过的每一天都觉得自己太幸福了,能在屋内栖身,每天有热饭热菜吃,太幸福了,一定要珍惜这个人身!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此生不修枉为人!人是万物之灵,如果我们此生只追求满足房、车、感情、孩子等外在泡沫,过着像动物一样的低级生活,“人生如白驹过隙,一瞬之间,”一晃眼,阎罗老子就拿着大铁勾来了,这是大自然的规律,由不得你!我们今生必须要出离轮回!行脚七大大强化了我誓愿往生西方的决心。

我们是一支钢铁队伍。为了我们的信仰,我们一往无前!

感恩佛菩萨!

广州  妙喜(女 39岁)

GZXJQDYQ2

GZXJQDYQ3

GZXJQDYQ4

GZXJQDYQ5

GZXJQDYQ6

GZXJQDYQ7

GZXJQDYQ8

GZXJQDYQ9

GZXJQDYQ10

GZXJQDYQ11

GZXJQDYQ12

GZXJQDYQ13

GZXJQDYQ14

GZXJQDYQ15

GZXJQDYQ16

GZXJQDYQ17

GZXJQDYQ18

GZXJQDYQ19

GZXJQDYQ20

GZXJQDYQ21

GZXJQDYQ22

GZXJQDYQ23

GZXJQDYQ24

GZXJQDYQ25

GZXJQDYQ26

GZXJQDYQ27

 

评论  

 
#3 青海—至慧 2014-07-27 08:48
好羡慕啊,能行脚,希望我也能做 到。
 
 
#2 光弘72 2014-07-08 16:37
随喜各位师兄!我一直想去 可惜没有机会。
 
 
#1 山之边 2014-06-21 18:06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地藏王菩萨!
南无地藏王菩萨!
南无地藏王菩萨!
随喜赞叹!
 

You have no rights to post comments